中国·迁西欢迎您!
当前位置:体彩论坛 > 艺苑大观 >剧本 > 电影

真情呼唤 连载(三)

< 返回 作者:王宗尧 发布日期:2010-03-09 浏览次数:663

体彩论坛 www.bzrbn.com   (14) 晚上,大会场。几个人在一起嘀嘀咕咕,天色关系,看不太清人的模样了。

  “看来,公社已经认定采金是走资本主义了。”

  “没错,贾秘书说采金是铁定了的走资本主义。”

  “那,石干地就是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。”

  “小声点!贾秘书还让密切注视石干地,特别是跟富农婆的行动,掌握阶级斗争的新动向。”

  “我----们石----石湾,形----形势,大----大----咳大----”

  “你他妈的一句话半天结巴不完,你别他妈的大了。”

  “你大,你大,大你妈个蛋吧。”

  “唉,----就----就蛋吧。”

  一句话不伦不类的话,几个人都粗野地笑了。

  “石圣由,你别光有个官迷称号,现在是时候了。你得带头干。”

  “圣利哥,我听你的。”

  “对,你领着我们干。”

  “我是大队会计,现在还不好直接出面,不要明着找我,石圣由你出头,有事多去公社请示贾秘书。”

  “看来,石湾很快就是我们的天下了。”

  “棍二八,你小子注意别当两面派。”

  “唉,哪能呢,石圣旦敢发誓。”

  “今个贾秘书特别交待,咱大队关键是发展队伍。不然,就凭你们几个,真要有什么行动,恐怕不是石圣右一个人的对手。”

  “哼,我们上有中央文革作主,下有贾秘书称腰,怕他个——(球字尚未出口,忽转稍声地)石圣右来了。

  一个大汉径直走来,那身影显然是石圣右。

  “这小子正发昏,我们走。”几个轻声说罢稍然离去。

  石圣右看也不看他们一眼,竟直仰躺在一块大石头上。

  (15) 天时越来越晚,一缕微弱的月光射下,村边走来一个身背口袋,艰难行进的人??吹贸鍪鞘傻?。云团压来,又是一片黑暗。

  黑暗中传来一声呼唤:五叔,你可回来了!

  “啊,是圣武啊!”

  “姥爷”,黑暗中又传出一个小女孩的叫声。

  “啊,小园园,你咋还在这儿?”

  “我妈也在这儿呢,等你吃米粥。”

  “爸,你这晚才回来,叫人挺不放心的。”这显然是来者女儿的亲切声音。说话间几个人走到了一起。

  “姥爷,你把炸药买来了?”

  “买来了,看我们小园还挺关心呢!”

  “爸,可今个贾秘书来,认定这采金是走资本主义,这金还能采呀?”

  “哦,有话家里说去吧。圣武,你把这炮药先放大队去,我在你大妹子这儿吃过饭回去。”

  “五叔,我也有话要跟你说呢。”

  “唔,那你先去我家等我。”

  黑夜里,几个人分头走去。

  画外声:

  石干地呀石干地,你起大早来去步行百八十里路,回程又身负重物,实在是太辛苦你了!你回来了,炸药也求援来了,可是啊可是,公社严厉指出采金是走资本主义。作为大队支部书记的石干地,你咋想咋说又咋个办???这金还能接着采下去吗?看你咋个决断了!

  (16) 石干地房间,黑屋里一根火柴划燃,点着柜上的小油灯,石圣武回身闷坐在炕沿上。

  堂屋传来石干地二女儿石圣姣的语声:圣武哥,你来的正好,等会儿我爸回来我们一同办个学习班吧。

  石圣武:办学习班--办啥学习班?

  石圣姣:毛泽东思想学习班呗?;耙袈?,走进一个红卫兵打扮的石圣姣。

  石圣武抬起头:给谁办--给我?

  石圣姣:主要是我爸,当然,你是支委,也应该受受教育。

  石圣武无语,瞅着这个??文指锩暮煳辣〗?。石圣姣显然很有一股锐气。

  石圣姣:你也亲耳听到贾秘书的讲话,看清了锋芒所指,我爸不能再执迷不悟!

  石圣武:你办班是为采金的事?

  石圣姣:当然?;褂?,必须同那个富农婆划清界限!

  石圣武:你是说同你四大妈划清界限?

  石圣姣:什么四大妈,富农婆就是富农婆!

  石圣武又无言以对。

  石圣姣:这阶级界限必须划清,资本主义道路必须止步,不然,决没有好--

  下场二字尚未说出口,走进来语锋所指的石干地。

  石干地未吭声,像是看着陌路人,久久盯视着石圣姣,神情严厉地:“你是说我走资本主义,你是说我没有好下???”

  石圣姣有点畏惧地:爸--

  石圣武:五叔,你坐下,有话咱慢慢说。

  石干地重重地哼了一声,恼恼地:“是得摊开来好好说说了--石圣姣同志,你也请坐。”他一边说一边坐向炕稍的炕沿上。

  一声同志,一声请坐,使得石圣姣多少有些尴尬。她稳了稳情绪,正言道:说采金是走资本主义,这是公社贾秘书说的。

  石干地:那,你也耐心听听我是咋说。

  石圣姣:我们都得听毛主席的话,毛主席怎么说,我们就得怎样做。

  石干地:对,我们都得听毛主席的话。我问你,穷则思变,自立更生,艰苦奋斗,这是不是毛主席说的?

  石圣姣:--是。

  石干地:我们石湾大队,石夏两姓106户、408口人,劳日值只有几分钱,连年吃粮靠返销,花钱靠贷款。去年过年有十多户没能闻到肉味,大年初一有多一半户没能尝到饺子,超龄光棍二三十个,你说,我们石湾穷到这份儿上,要不要思变?

  石圣姣:--要。

  石干地:年初,支部作出采金的决定,全大队没有一个不赞成,尽管活儿重,饭不济,但劳力个个争着上山;没钱买推车,至今小料用筐挑,大块石头人工往外搬,你说,这是不是响应毛主席自立更生、艰苦奋斗的号召?

  石圣姣不说话了。

  石干地:采金当初,公社也表示赞同和支持。再说,南边高店公社高店大队,东边东营公社小西营大队,光是咱们县采金的也不只一家两家,怎么我们就是走资本主义?

  石圣姣一阵沉默无言之后,她扬起头,讲话了:爸,我觉得你的眼睛不能只盯在石湾,应该看看全国的大形 势。

  石干地:全国的大形势,不就是文化大革命吗,我在看,我在想啊,但我是个农民,总不能跟你一样,只是串联,只搞文化大革命吧!

  石圣姣:我们学生串联,这是响应毛主席的号召。

  石干地:我没说这不好啊,我也支持你去串联,支持你去搞文化大革命啊!

  石圣姣:既然支持文化大革命,那就应该紧跟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。

  石干地:当然紧跟毛主席的部署。难道自立更生、艰苦奋斗,不是紧跟毛主席抓革命促生产的战略部署吗?

  石圣姣:爸,我怎么说你,现在,两条道路、两条路线的斗争这样激烈,所以当前最要紧的是,紧跟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,带领广大贫下中农,迅速掀起革命大批派的高潮,批倒批嗅资本主义和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。她显然有些激动,不禁抬高了声调。

  (17) 喝,真能耐呀,这是在批判谁呀?人未见,声先到,随着话音石圣贤走进屋内。

  石圣姣不满地:姐,你别来打叉,我们正在办毛泽东思想学习班。

  石圣贤:我就知道今晚你会又给爸摆阵势。现在还没有一个外人为难咱爸,你想把他打倒啊!

  石圣姣:我没那意思。

  石圣贤:爸今年六十都多了,起大早步行来去百八十里路,背几十斤重的炸药回来,别的不说,连口水你都不给端来喝,你还是爸的闺女吗?我看到是该给你办办班!

  石圣姣理直气壮地:我紧跟毛主席伟大战略部署,积极参加文化大革命,我是坚定的无产阶级革命派,给我办什么班!

  石圣贤:我不管你什么派,一个十五六的大丫头,学不上,活不干,整天不着家,爸整天忙里忙外,一顿应时的饭都吃不上,你还有点人心没有?

  石圣姣:现在全国人民都在突出无产阶级政治,你别给我来这套婆婆妈妈的事!

  石圣贤更来气了:我婆婆妈妈?可我问你,你吃不吃,你喝不喝,你洋活着当革命派呀?你,你也想伟大呀!

  石圣姣感到是秀才遇到兵,不想跟一个家庭妇女再分辩,恼恼地:跟你这样人讲不清!说罢转身奋然而去。一息,听到对面西屋重重地关门声响,石圣姣回到自己的房间。

  石圣贤愤愤地:这个二丫头真是给她脸了,爸,我说你不用再惯着她了。

  石干地显然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
  石圣贤:真是家里家外不省心。

  石圣武抬起头,心情沉沉地:五叔,这金--还能采呀?

  石干地:你说呢?

  石圣武:家里外头这个样子,我看还是先等等吧。

  石干地:你也认为采金是走资本主义?

  石圣武:我当然还没蠢到这个程度,我是觉得自己的闺女说什么都可以不管,可公社有人把矛头指向你,这不能不考虑。

  石干地:你担心了?

  石圣贤:爸,圣武哥说的是,这采金本来是为全大队,可有人也说三道四地,何苦??!

  石干地听后不禁笑了:我说过,这采金上可支援国家建设,下可改变咱大队贫困落后面貌。我石干地真心为公,问心无愧。啥叫前仆后继,流血牺牲,你们也没少看电影听广播。不敢说刀架在脖子上不回头,不就是可能被打成走资本派,不就是游街示众,甚至会蹲牛棚吗?只要采出金来,我全认了!

  石圣贤:爸--

  石圣武:五叔--

  石干地:你们不用担心,没什么大不了的!

  石圣武:这金还要采?

  石干地坚定地:要采。不说别的,不采也对不起高店大队今天慷慨无私支援我们一箱炸药的情意。圣武,你明天带人照常上山!

  石圣武:五叔,我听你的。如果采金真采出事来,我陪你去游街,去蹲牛棚。

  石圣贤:爸--她眼湿声咽,不知说啥好了

  石干地:圣贤,别说了,爸知道你的心意,不用担心。我累了,你们回去吧。

  石圣贤抹了一下眼睛,迟疑着。

  石干地面带笑容地:放心,没事的。走吧!

  石圣贤无奈地随石圣武退出房门。

  黑黑的夜,黑黑的天空。

  (18).清早,逃儿游荡到村外,又游荡回来。大概是饿着肚子,显得无精打采,形疲懒散,有一句无一句地唠叨了。忽然瞥见小园提着布兜迎面走来,她两眼盯住布兜,迎上去。

  小园手里拎着的是一条毛巾兜着一个半大碗,碗里是不满一碗饺子。小园看见桃儿,早已警惕地将碗兜抱到胸前,躲闪着与桃儿快步而过。

  桃儿已从缝隙中瞥见了碗中之物,转身从身后一把扯住小园,一手去夺碗兜,不想没抓正,一碗水饺扯翻在地。桃儿不管三七二十一,几乎是一口一个地捡起往嘴里塞。

  小园大哭大骂:“臭烂桃儿,臭烂桃儿,呜”----她急忙捡起摔破的大碗,跟桃儿挣抢地上的饺子。

  地上只剩几个摔偏粘满泥土的了,桃儿又吃噎住,她挺身捶胸,两眼却盯住小园手里的碗,一幅贪婪凶相。

  小园察觉了,赶紧起身要逃,桃儿又一把抢过大碗,不顾粘有泥土,边走边一口一个地把碗中的几个饺子吃下,把碗丢给哇哇大哭的小园。

  小园坐地哭惨了。

  桃儿已经跑远。

  闻声走出来亓嫂:小园,咋地了?

  小园:给老干头爷爷的饺子,都让桃儿抢吃了,呜----

  亓嫂扶起小园:别哭,小园别哭----这个烂货,这个挨千刀的!

  小园妈石圣贤赶来,老远见小园哭,加快了脚步,走到近前,严厉地:小园,咋回事?

  小园凄凄地:饺子,都让桃儿抢吃了。

  石圣贤甩手给了女儿一巴掌,恨恨地:你个废物!

  亓嫂赶紧止住石圣贤还要打的手,道:怨不得孩子,你呀,要怨,怨我晚出来一步,没能够解围。

  尤嫂也赶来了:是啊,怨不得我们小园,她哪是那个烂货的对手啊!

  石圣贤懊悔不已:“怨我,怨我不亲自送去。我爸好不容易从高店弄来点面,可要还老干头的愿了,这----这可咋好!”

  尤嫂劝解道:圣贤妹子,你也别这样,我看哪,谁也不愿,只愿老干头命苦命薄吧。

  亓嫂:这个烂货,真是造孽。

  尤嫂把两个摔烂、粘满泥土的饺子小心捡起,道:用水洗洗,还能让老干头尝上一口呢。

  几个无奈地急急向前走去。而走去方向的远处,却传来隐约的哭声。

  (19) 村子里静悄悄的。四婶走出家门,她走走停停,心事重重的样子,走到石干地门口不远处,好一阵迟疑,还是抬脚走去门口。突然,斜里传来一声大叫:“站住!”

  四婶闻声一脚门里一脚门外,木桩般地愣在那里。

  随着吼声,石圣姣快步走到跟前,严厉地:你来干啥?

  四婶回身,慌恐地:啊,是圣姣侄女,这是你爸让缝好的衣服,我送来了。说着递举过一件洗净发白叠卷着的旧蓝褂子。

  石圣姣特别不满地:谁是你的侄女,你该清楚自己是啥身份,以后别随便到我家来!说着一把夺过衣服,愤然走进院内。

  四婶闻言像挨了一闷棍,喏喏连声地离去。

幸运飞艇是正规彩票吗 | 幸运农场综合走势图 | 515| 769| 974| 354| 447| 932| 519| 968| 870| 102|